Sto.

美乃是其自身的证词。于更加丰盈的生命中体验和表达它。这是真正的艺术,拓展生命,用艺术和思考填充每个moment。我们变成无限,以无数方式于数不清的生命缠绕在一起。

© Sto.

Powered by LOFTER


据说我三岁定根,就是这之前身体不好,是婆婆把我从姥姥那里接回来养结实的。我觉得那个时候,应该婆婆就是我的恩人。

初中中午都到婆婆家吃饭,在楼下喊“婆婆”,喊答应,背着书包上楼,婆婆做滑滑的酸菜肉片汤,是我最爱吃的,到美国,在芝加哥也一直爱吃。

出国的时候,婆婆把谁孝敬她的100美金给我,那是她唯一的一点外币,记得那年是一堆人开着车队送我去机场,在我上车时,笑口常开的婆婆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那年回家,低谷,许多人远去,婆婆过年和小娘娘一定要给我压岁钱。我像小时候一样跪在地上,磕了头,眼泪偷偷打转。那个时候就明白,这个诺大的世界,婆婆于我,是永远疼惜我的今世恩人。

在国内的这两年,周末都去看婆婆,养成的坏习惯是喜欢睡沙发,抱枕毯子一抱,舒服的睡过去。可婆婆会一直从房间出来看我,让小阿姨叫我进去,直到小阿姨很确定的告诉她,我睡好了,被子盖得很严实。

今晚从医院回来。婆婆插着鼻管在病床上挣扎了一夜。据说人在这种时刻会全身剧痛。只有握着她的手,不停在她耳边说“婆婆你不要怕,我陪你,我一直陪你!”

父母之恩,万劫难报。
婆婆于我之恩,亦是。

发表于2016-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