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

美乃是其自身的证词。于更加丰盈的生命中体验和表达它。这是真正的艺术,拓展生命,用艺术和思考填充每个moment。我们变成无限,以无数方式于数不清的生命缠绕在一起。

© Sto.

Powered by LOFTER

讲个故事(用了第一人称:)

我不喜欢他那种沉默。20年的老同学,我认识的他是嘻哈打闹,跳脱欢畅的。

认识他的开局就十分幽默。

大学时候,闺蜜一天对我说,她的英文小班上有个我们班的帅哥,眼神深邃,面部线条英俊如同欧洲王子,她喜欢得不要不要的。我作为闺蜜,记得那天,课间抽空,从楼上跑到楼下她的教室特意去为她看人。她激动,又嗔怪我太明显,硬是把我拉到一边,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偷偷进行”。我已经记不得那次看他的印象了。应该很平淡,淡到没有记忆。

那个时候年级篮球赛,他是班级主力,班上得分靠他。觉得他看上去虽瘦,一身运动员的矫健和反应迅速。

再后来,他染了黄头发出现在图书馆。我说“你染黄头发不好看诶”。闺蜜说了我一晚上的神经病。

再后来,接触仍然不多。

晚自习的时候,我背着一摞书串进一个教室看到他。冲他笑笑,放下书,跑去上网。这事后来常被他唠叨,好像抹不去的污点。

再有一次,班级新年晚会,我主持,被某个自我表现欲强的女生抢了话筒。他在旁边冲那个女生唏嘘呐喊,表达各种不满。

大学,他谈了女朋友。宿舍的女生不时八卦,描述他两牵手的细节:“他两并肩走,丽丽看他想拉手又不敢拉的样子,就直接说:拉吧啦吧。然后,他们就拉手在一起了。”

还记得有次,我在宿舍楼下看到10楼阳台上的闺蜜,一乐就边吆喝边不住招手。他迎面走来看着我哈哈的笑。

毕业前,隔壁宿舍同班的君君特意把我拉到一边,非要我以一碗洋芋泥的代价换得一段与我有关的秘密。我付了洋芋泥,她说他在上课前对前排的我隔壁宿舍女生说,我们班他最喜欢的人是我。

那四年,一晃就过。

我被家里安排去了机关,然后出国。大家天各一方。

然后联系最多的同学竞成了他。他不时来找我谈些有的没的。我那个时候才知道他妈妈很早就没了,想起他平时的开朗,暗自感慨他的坚强。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很听话,家里依旧不许谈恋爱,一定要我出国求学的时候才可以。

我如愿的出国,求学,工作。唯独没有遇到合适的那个人。在外的时光新鲜而匆忙。

当年的闺蜜和他在一个城市,联系颇多。同学聚会,他们提到我,说他带去的女生长得很像我,还发来照片佐证。闺蜜生子,他最先跑来知会我,数落我的不关心。那些忽有忽没的联系,给我的生活带来一点温度。

求学的8年后回国。到他们都在的城市。那是30岁的我们了。他已经成家生子,是很会在场面上游走的中年男子。嬉笑打闹,热热闹闹。而我成了国内人们口中流行的单生大龄女青年。他宴请了一大桌老同学为我洗尘。晚上大家唱卡拉OK。好像我唱了首《董小姐》。在歌声里,他看了我几眼,有一阵小沉默。

说过,我不喜欢他的沉默。我熟悉的他是嬉笑打闹,惹人闹闹,跳脱欢畅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他的沉默。

发表于2018-01-30.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