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

美乃是其自身的证词。于更加丰盈的生命中体验和表达它。这是真正的艺术,拓展生命,用艺术和思考填充每个moment。我们变成无限,以无数方式于数不清的生命缠绕在一起。

© Sto.

Powered by LOFTER

好美的话

草沐灰:

“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即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
但我不愿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低头。” ​​​​

——墨香铜臭《天官赐福》

喜之狼·LoFoTo:

这就是上海

  • Carry You

Carry You
by Ruelle、Fleurie

现在能听懂:)

蓝雨婉雪:

小豆之家:

I know it hurts
It's hard to breathe sometimes
These nights are long
You've lost the will to fight
Is anybody out there?
Can you lead me to the light
Is anybody out there?
Tell me it'll all be alright
You are not alone
I've been here the whole time singing you a song
I will carry you, I will carry you
I know you can't remember how to shine
Your heart's a bird without the wings to fly

Is anybody out there?
Can you take this weight of mine?
Is anybody out there?
Can you lead me to the light?
You are not alone
I've been here the whole time singing you a song
I will carry you, I will carry you
You are not alone
I've been here the whole time
You are not alone
I've been here the whole time singing you a song
I will carry you, I will carry you
Is anybody out there?
I will carry you, I will carry you
Is anybody out there?
I know it hurts
It's hard to breathe sometimes

网易云音乐同步更新

用户名:小豆之家

小豆之家敬上!

佩索阿:

大江大河

这是美国太平洋沿岸公路日常的一幕. 夕阳西下,有人遛狗,有人冲浪. 上帝摆拍,无法抗拒. 太美了.

讲个故事(用了第一人称:)

我不喜欢他那种沉默。20年的老同学,我认识的他是嘻哈打闹,跳脱欢畅的。

认识他的开局就十分幽默。

大学时候,闺蜜一天对我说,她的英文小班上有个我们班的帅哥,眼神深邃,面部线条英俊如同欧洲王子,她喜欢得不要不要的。我作为闺蜜,记得那天,课间抽空,从楼上跑到楼下她的教室特意去为她看人。她激动,又嗔怪我太明显,硬是把我拉到一边,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偷偷进行”。我已经记不得那次看他的印象了。应该很平淡,淡到没有记忆。

那个时候年级篮球赛,他是班级主力,班上得分靠他。觉得他看上去虽瘦,一身运动员的矫健和反应迅速。

再后来,他染了黄头发出现在图书馆。我说“你染黄头发不好看诶”。闺蜜说了我一晚上的神经病。

再后来,接触仍然不多。

晚自习的时候,我背着一摞书串进一个教室看到他。冲他笑笑,放下书,跑去上网。这事后来常被他唠叨,好像抹不去的污点。

再有一次,班级新年晚会,我主持,被某个自我表现欲强的女生抢了话筒。他在旁边冲那个女生唏嘘呐喊,表达各种不满。

大学,他谈了女朋友。宿舍的女生不时八卦,描述他两牵手的细节:“他两并肩走,丽丽看他想拉手又不敢拉的样子,就直接说:拉吧啦吧。然后,他们就拉手在一起了。”

还记得有次,我在宿舍楼下看到10楼阳台上的闺蜜,一乐就边吆喝边不住招手。他迎面走来看着我哈哈的笑。

毕业前,隔壁宿舍同班的君君特意把我拉到一边,非要我以一碗洋芋泥的代价换得一段与我有关的秘密。我付了洋芋泥,她说他在上课前对前排的我隔壁宿舍女生说,我们班他最喜欢的人是我。

那四年,一晃就过。

我被家里安排去了机关,然后出国。大家天各一方。

然后联系最多的同学竞成了他。他不时来找我谈些有的没的。我那个时候才知道他妈妈很早就没了,想起他平时的开朗,暗自感慨他的坚强。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很听话,家里依旧不许谈恋爱,一定要我出国求学的时候才可以。

我如愿的出国,求学,工作。唯独没有遇到合适的那个人。在外的时光新鲜而匆忙。

当年的闺蜜和他在一个城市,联系颇多。同学聚会,他们提到我,说他带去的女生长得很像我,还发来照片佐证。闺蜜生子,他最先跑来知会我,数落我的不关心。那些忽有忽没的联系,给我的生活带来一点温度。

求学的8年后回国。到他们都在的城市。那是30岁的我们了。他已经成家生子,是很会在场面上游走的中年男子。嬉笑打闹,热热闹闹。而我成了国内人们口中流行的单生大龄女青年。他宴请了一大桌老同学为我洗尘。晚上大家唱卡拉OK。好像我唱了首《董小姐》。在歌声里,他看了我几眼,有一阵小沉默。

说过,我不喜欢他的沉默。我熟悉的他是嬉笑打闹,惹人闹闹,跳脱欢畅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他的沉默。

“自由”

自由,自己的由来,自我存在的本然。

人要获得自由,除了体验到“舒适感”外,哪能不先认识和理解自己,自己的天性和天赋,自己本来的样子。

“我”的本质

丘吉尔有个小理论,觉得要珍惜“虚荣心”。他说他的成就,源自他的虚荣心。这是他的动力源。因为他这番论述,我也反省了自己一下。我发现自己的动力源不是虚荣心、不是好胜心、不是功名利禄,更主要的是对“美”和“向上”的追求,成就“美”和“向上”的事情和人生。这广义的“美”和“向上”里,包涵了价值、意义、光明。。。一切引领心灵步入尽善尽美之地的存在。这就是“我”的核心动力源。

小愿望

想成为一个自带光源的人。不论做哪行,或说什么,在什么位置,都能让人升起信心,看见希望和光亮。那样的人,真是美!拜托老天成全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