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

美乃是其自身的证词。于更加丰盈的生命中体验和表达它。这是真正的艺术,拓展生命,用艺术和思考填充每个moment。我们变成无限,以无数方式于数不清的生命缠绕在一起。

© Sto.

Powered by LOFTER

(2)小Lin的耳钉

如果女生之间能控制虚荣和攀比,友谊的纯粹度是可以高质量保持的。女生友谊的瑕疵,常常跟个体的成熟度有关。现在我是这样理解。

我们三个女生,有一个单独的微信群。

今天小L突然发了一张照片上来,她打的耳孔终于痊愈了。今天去法院上班的时候,她戴上了一对珍珠耳环,特意拍照,发到群里。我能体会她心中的小小雀跃。

我第一次打耳钉的时候,在CHICAGO的MACY's,29岁生日当天,一声尖叫,耳钉就稳稳地在我29岁的耳垂上深了根,驻扎到如今。还记得当时有位美国阿姨,听到我的尖叫后,乐呵呵的看着我说“congratulations! you become a big girl!" 我喜欢美国人的喜乐,而且是带着对他人关切之情的喜乐。这是我很喜欢美国的一个原因。


“那他投降没有呢?”小男孩问妈妈。

“投降了啊。”妈妈说。

“为什么要投降呢?” 小男孩继续问。

“因为他不投降就要死啊。”妈妈说,小男孩的黑眸子一闪一闪的,充满不解。

妈妈继续说:“战争是很残酷的。” 

小男孩的眸子一闪一闪。


我偷偷拍下这对母子。他们的对话,像童话的语言。@西西弗书店

有了点小变化. 可以跟朋友或亲人,在看江的地方,浪费一下午的生命. 

也许,又要回美国了。这次是纽约。但是想想,觉得最终,还是会回来的,回到我家里,跟亲朋在一起。应该没有比这个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1- 五月纽约城、第五大道上的冒菜馆、SILVIA和我不知道的F大状

每个故事都有前因后果。小时候作文的六要素。可对于写字,我喜欢匆匆开始和起笔,想说的话就涓涓而来,那些故事自己跳出来,那刻的场景、人、心绪、景致。原谅我,匆匆开篇。



Silvia在诺大的纽约城第五大道旁边请我吃麻辣烫。一进门,地道的中式风。作为一个地道的重庆妹子,我简直觉得纽约和这里的人堕落得没有边际,一堆美国人拿筷子夹着梅林午餐肉和藕片吃着。。。

“你和F怎么样?"一坐下,SILVIA就问我。

”没怎么样,好朋友。“

“你们怎么不发展下?”

“F比我小。“

”那有什么“

”F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有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很亲近,但也没有听他说过最近有女朋友“。SILVIA说。

”。。。。。。”

我有一阵沉默。

”你知不知道上次F到纽约ROTATE,到我这里来,一定要我把你推进我在的所。他跟我说了许多你的事,你的好话。“SILVIA吃着梅林午餐肉,没有看我一眼。酷酷的纽约律师的模样。

F也给我讲过她的故事。她毕业初到纽约,跟着当地某中资所著名合伙人,受了不少,也吃了该吃的苦,直到跳到美国所。没有人是容易的,特别是纽约城里的中国纽约律师们。 

但是,SILVIA的话还是让我愣了一下。因为我真的没有想到,F在背后,这样帮着我。

告别忙碌的SILVIA,从餐馆出来,站在第五大道的街口,突然想给F去给电话,像一直以来一样一会嘟囔着各种不满,一会呵呵讲述纽约来的进展和收获。

遗憾. 无奈. 就是这个滋味吧. 在这短短又漫长的一生. @2018. 10.8

江边的Cafe,等7点的电话。夜幕落在江山,灯火升起,突然觉得,靠着江边一世也真好。

悲喜交集处,站在人群里低着头,哭得似个孩子。

站在那里,遗世独立,静静注视周遭的一切.

好美的话

草沐灰:

“我愿供灯千盏,照彻长夜,即便飞蛾扑火,也无所畏惧。
但我不愿因为做了对的事情而低头。” ​​​​

——墨香铜臭《天官赐福》